您好!欢迎来到申博太阳城娱乐网
报名热线:0791-85237722 0791-85237755 0791-85239922 0791-85235522

联系我们

报名热线:
0791-85237722

0791-85237755

0791-85239922

0791-85235522
Q   Q:
2919267030
邮  箱:
2919267030@qq.com
地  址:
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南莲路176号
语文组

给作文添上“翅膀 ”——民德学校初一学生片段作文展

作者:初一年级 来源:初一年级 更新时间:2018-04-17 浏览量:559 

丰富的想像力是优秀作文不可或缺的要素,缺乏想像力的作文,就如没有放盐的菜汤,寡淡而无味;如湖面没有生命的死水,激不起半点漪沦。当然,想像不能天马行空,随性而为,它必须切合实际,切合行文的需要,既要做到不跑题,又要做到情节丰富。而一篇扩写性质的想像,更需要学生读懂原著,读懂作者的本意,在尊重作者本意的基础上进行合理的想像,因此,扩写是一件比写一篇单纯的作文更难为的事情。在鲁迅的《阿长与<山海经>》一文中,一名目不识丁的女长工,要买一本书,其便利性肯定不会像普通文化人一样那么高。那么,长妈妈在购书过程中,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呢?且看民德初一年级的学生跟大家细细道来:

“贼人”阿长

初一年级 吴维佳


自从幼年鲁迅对阿长提起他念念不忘的《山海经》,阿长不忍心让鲁迅一直这样干着急,虽不是自己的孩子,但在阿长眼里鲁迅就是她的干儿子。阿长在心里酝酿着,等哪天有了机会就给他买,给他一个惊喜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小鲁迅对《山海经》的欲望也日渐高了起来。阿长等不了了,决定帮他买回来。于是,阿长向鲁迅父母告了一天假,由于舍不得花钱坐车,她经过一条条大街,穿过一条条小巷,来到了买书的大街。

她推开一家书店的大门,对着掌柜大喊:“喂,掌柜的,这儿有那个什么‘三哼经’么?”掌柜的并没搭理她,她的声调变高了些,重复着同样的话。那掌柜的似乎脾气也挺大的,冲过来一掌就把阿长推出了门外,大声嚷嚷着:“他娘的,什么‘三哼经’,这里没有!快滚开,莫坏了我的生意。”无奈之下,阿长只好离开,但她并没有因此而倍感失落。

她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另一家书店。她环顾四周,发现并没有目光注视到自己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目不识丁的她,左翻翻右翻翻,东看看西看看,还时不时的担心自己被别人盯着,如此谨慎的她,还是被掌柜的当成贼人了。对于“贼”,掌柜的可不会轻易的放过。这不,掌柜的立马召集他的手下,命令他们捉住这“贼人”。只见几个年轻人蹑手蹑脚绕到阿长的身后,一把扯住阿长的衣领,连推带拖地把她拉到了街边上。

阿长还没反应过来,头就被撞了一下,刚想喊“救命”,发现喉咙被人卡住了,根本发不出声音。一阵挣扎过后,掌柜出来了,她用沙哑的声音哀求着掌柜放了她,不停地说自己不是“贼”,掌柜的似乎看到了她的诚心,居然给她机会道出事情的缘由,没有文化的阿长支支吾吾的说出了她的来意,掌柜的知道自己错把好人当“贼人”了。

掌柜的亲自把她扶起来带进屋里,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抱歉啊,我们这里只有《山海经》,没有你想要的‘三哼经’”。“怎么会没有呢,不是说大书店都有的吗?” “真没有,只有《山海经》。”阿长一脸迷茫,聪明的掌柜看出了阿长的心思,顿了顿,说:“要不你说说内容吧。”这会儿,阿长的情绪又起来了:“我哥儿说里面有什么三脚的鸟,九头的蛇......”噢,那不就是《山海经》嘛,掌柜的欣然一笑:“我给你拿去”。

阿长接过那四本小小的书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。她激动地说了声谢谢,“我要回家给我哥儿去!”


想到你笑,再苦也值

——《阿长与<山海经>》片段补写

初一年级 易洋旸


阿长并非学者,所以对于《山海经》这本书也是一概不通。充其量,她也只在那哥儿面前听到他说过几次里头的内容。里头啊,好像有着什么奇奇怪怪的生物,人面的兽,九头的蛇,三脚的鸟还有什么其他东西......阿长努力回想着,但似乎记忆已经有许些模糊了,不过依旧不能打消想给那哥儿买《三哼经》的念头。

阿长她也不识字,所以她只能在那些有文化的邻居打听打听“三哼经”的事,但那些人却是不告诉她,反而恶意地嘲弄:“不过是一个不识字儿的老妈子,好好的打听什么书?”阿长对于这群以捉弄她为乐趣的人无可奈何,只得在大街上寻找书的痕迹,直到在路边发现了一个书摊。或许这儿会有我想要的东西?阿长心想,走向了书摊。

前面说过了,阿长不识字。她看着纸上一堆密密麻麻的“图案”,一时不知所措,不知该选哪本,她只能不停地对摊贩喊“三哼经”“三哼经”,但似乎摊贩听不懂阿长略带口齿不清的乡音,阿长则又学着书中的神兽,一会儿张开手臂,一会儿又蹦蹦跳跳的,摊贩则在阿长的语言和动作中推敲,才得知她所要的是《山海经》,哭笑不得地把有着图案的书给了阿长。

阿长拿着书略略地打量,凭着模模糊糊的记忆去和书中的图案作比较,最后等确定这便是那《三哼经》,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下。她给了那摊贩书的费用,转身回了家,这一路上,她都在想着哥儿看到这本书的欣喜模样......





幸福就是看你笑

——阿长买《山海经》

初一年级 王佳怡



阿长听了小鲁迅对《山海经》念念不忘之后,回了老家的阿长一直惦记着这件事,心想:这《三哼经》在哪里才买得到啊?于是阿长第二天早早地就起来了,整理好内务就出门了,早饭也顾不上吃,就赶忙问了一个路人:“问一下这《三哼经》在哪儿买呀?”路人摇摇头就走了,在这之后她又问了许多人,可就是没有一个人知道,这让阿长很是灰心,但她又打起精神来想:不行,为了哥儿我一定要买到《三哼经》!太阳的半边脸已经消失在海平面上了,染红了天空,可阿长连《山海经》的影儿都没打听到,只好两手空空地回去了。

回到老家的第二天,阿长像昨天一样,出了门就问,可还是没有什么消息,就这样一天,两天,三天过去了,买书行动还是没有一点儿进展。阿长很苦恼,想:哥儿这《三哼经》怎么这么难找啊?都找了这么多天,唉!阿长实在是太累了,一屁股坐在路边上,才发觉脚板上传来一阵疼痛,脱鞋一看,天哪!阿长的脚上竟全是水泡,走了这么多路磨出来的。可阿长并没有放弃,她继续走啊走,来到了一家小书店,她想:这么小的书店应该不会有《三哼经》吧?但她还是走进去问了:“这里有《三哼经》’吗?”老板说:“你说的是《山海经》吧?”阿长惊喜地说:“是啊!”只见老板拿出了一打小小的书,放在了阿长的手上,说:“这是最后一打了,拿着吧!”阿长买下之后发疯似的直往小鲁迅家跑。

“哥儿,有画的《三哼经》给你买回来了!”小鲁迅翻开《山海经》时在那活蹦乱跳的,阿长感觉之前的苦都不算什么了,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



爱,皆在行动

——阿长为小鲁迅买《山海经》

初一年级 付佳阳


自从阿长追问每天心不在焉的小鲁迅,得知他心心念念的是一本叫《山海经》的书后,也暗将书名记在心里。几天后,告了假,说是回家,其实主要是为了小鲁迅去寻那本他口中“有画儿的书”。

一出小鲁迅家,阿长并不急于回家,而是急匆匆地直奔丁条大街。到了那儿,阿长不由慌起来她才想起自己并不认识书店在何处。这条街阿长平时为买些柴米油盐没少走,那块长满青苔的石砖阿长也记不清踏过多少遍了。此时的她如热锅上的蚂蚁,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像根木棍似的杵在街头,她好容易才壮着胆问向一个教书先生打扮的人。那人头也不抬,只说:“向前走,门口旗上写着‘书’的便是。”说完便走远了。而阿长怎认得“书”呢?她只能想了个笨办法:挨个进店看。

然而,她进得第一个铺子,就给她碰了一鼻子的灰。那衣铺老板硬说她是个贼,要赶她出去。也的确,一个人在你的铺子里伸长着脖子,左探右望,你又怎不会怀疑她呢?阿长忙退了出去,被指为贼的耻辱让她的脸火辣辣的。她只能在周围人怀疑的目光打消了找书店的念头,她也不敢再问别人书店位置,改为在小摊上看看。

不一会儿,阿长便听到一声叫卖小人书的吆喝,忙上前询问:“你这儿可有本有画儿的书?”小贩一听哑然失笑,说:“大娘,你可记得书名?”阿长大窘,她只隐约记得那“三哼经”几个发音。只好手舞足蹈地对小贩比划着小鲁迅说的那“有多少个头的鸟”和“几只脚的蛇”。那小贩有些不耐烦,但又怕气走了这唯一的主顾,只好胡递了本书,“大娘找的可是这本?”阿长一翻,眼前一亮:人面的兽,有翅膀的人…… 这大约便是那《三哼经》了!她忙问价,小贩见她有意购买,便把其他三本《三哼经》递到阿长手中,又有意把价抬高一些,“四本书,五十文如何?”阿长只沉浸在喜悦中,想也不想就递上钱,高兴地走了。忘了这是她多么辛苦换来的血汗钱。

阿长于是怀抱着四本小书,慢慢走向自己的家她舍不得花十文钱坐车,还在并不算远,她就这样行在崎岖的路上,脚酸了,怀中仍紧抱这那四本书。

几天后,阿长又回到小鲁迅家。一进门,就高声说

“哥儿,有画儿的《三哼经》,我给你买来了!”



白与黑的对话

——阿长买《山海经》

初一年级 黄建玲


一天,阿长见鲁迅对《山海经》兴致勃勃,就打算买一本《三哼经》,开始,阿长花20文钱赶路,一路颠簸,可是他一想小鲁迅那念念不忘的神情,好似这鼓舞了她,阿长来到街上,那儿人山人海,心想:我只要问了几个人,肯定就知道哪有卖《三哼经》,因为我们村,可不都是热于助人的人吗!

可是,事情并不如阿偿所愿。许多人都忙着自己的事,几经碰灰后,阿长心想:我该怎么办呢?想着,想着突然脑海里浮现出两只娇小的身影,一只黑,一只白,一只如地狱里的撒旦,一只如阳光里的天使。黑说∶阿长,别为了小东家,花费那么多精力,这又是何必呢?白说:别听那老家伙,说不定这就可能会帮你消除谋害隐鼠的怨恨。阿长想到那一抹神情,有坚定信念,不知不觉,一天就这样过去了。两天,三天,四天随着时光的疾速,飞快的流逝。

终于,在一天有阳光的早晨,阿长寻觅到了一家刚开门的书店,阿长见状,飞奔过去,神情紧张地问:“老板这儿有没有《三哼经》卖?”老板笑着说:“这里有《诗经》《佛经》《三字经》,你所说,不出意料应该是《三字经》吧!阿长并不记得那书名,于是满怀希望的接过老板递来的书。正想付钱,内心的白说:“阿长,仔细想一想鲁迅说的话,先翻开看看是不是小东家要的书,确定之后再买也不急。”阿长这时想起《三哼经》里有九头的蛇,三角的鸟,生着翅膀的人,没有头而以两乳当做眼睛的生物……于是,大略一翻,并没有那些稀奇古怪的插图,不觉有些失落,于是又问老板:“有没有一种书,那里面画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?”老板兴奋地从书堆里掏出几本小本子,阿长拿过小本子,看见上面与哥儿说得一样,忽得十分高兴,想也没想,付完钱赶忙用布包好,飞也似的跑了……



善心交善情

——阿长买《山海经》

初一年级 乐旖旎


夜晚,阿长躺在床上,一闭上眼,就仿佛看到小鲁迅那渴慕的眼神,她怎么也睡不着,知了“嗞嗞”地叫着,在这宁静炎热的夏夜增加了一丝生气,在阿长空白的脑子里叫响了一缕阳光。“为什么我不帮他买一本三哼经呢?”这个想法,让阿长十分激动欣喜,说干就干,阿长秘密地筹划着一切。

几天后,阿长拿着几件破的蓝布衫,脚踩一双破了洞的布鞋来到书店。在这个“金碧辉煌”的书店前,繁华的大街上,阿长显得十分引人注目。一个坐着马车的贵族男孩,掀开帘子, 捏着自已的鼻子,尖细的嗓子说:“怎么这么难闻!”一个跟在马车后的仆人,穿着上等的袍子,脸上骄傲的样子一点儿都没有遮掩。

他抬头轻蔑地瞟了一眼,大喊:“我家少爷来了!你们这些下人,快滚!”许多人都赶紧溜出了书店。阿长正在仔仔细细地寻找《山海经》,并没有注意到。那个高傲的仆人环视了一圈,看见还有阿长在书店,二话不说,一个巴掌先落在阿长的脸上,瞬间,阿长的脸上涨起了一个大大的包。阿长愣了愣,立马提起自已的破蓝布衫,捂着脸飞快地跑出了这家“金碧辉煌”的书店。

阿长又来到隔壁的一家书店,问道:“老板,有《三哼经》吗?”老板一身正装,吸着一支烟,将阿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。“买书”,一声傲气的声音打断了老板的打量,此时一名穿着华贵的公子哥飘然而至,老板递给他一本关于鸦片的简介。阿长只好默默离开了。

夕阳倚着老门,在漫无目的地炊烟中,渐渐西沉。阿长漫步在大街上,她十分苦恼,因为她还没有买到《三哼经》。

也许是上天给她的幸运,也许是自已闯出的运气,也许是夕阳斜射下的光茫。当阿长看到一家小小的书店时,就好似在茫茫沙漠里找到了一缕清泉。她顾不得鞋子被磨破了洞,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,顾不得走路的艰辛,她那胖胖的身躯左摇右摆,像个不倒翁一样摇进了书店。

老板是名穿着洗的发白的干净衬衣,脚踏一双布鞋的慈祥老头,当他瞧见阿长寒酸的模样时,想到了当年同样寒酸的自已,便同情地问道:“你要买什么?”

阿长讷讷地说:“有《三哼经》吗?

“三哼经”?

“就是有画儿的。”

“三哼经,三哼经,有画儿的?是不是《山海经》?”老板绞尽脑汁地想到了《山海经》,于是拿了一本《山海经》递给阿长,阿长把手伸进蓝布衫里,掏出一层薄薄的布巾,一个一个地仔细数着包在里面的铜钱,阿长数光了手中中每一个铜钱,发觉钱还是不够。老头同情地看着阿长,说“少一点儿没关系,我理解!”阿长的脸火辣辣的烫,看到这好不容易到手的《山海经》,她激动地说不出话来。为了庆祝自己买书成功,阿长又顺便买了两尺布,给自己做了一件新的蓝布衫,又在自已那肿得大大的包上涂了些药,回到了周家。



艰辛寻找《三哼经》

初一年级 万雅琪


阳光明媚的一早晨,当公鸡吹起口哨时,街市便热闹了起来。妇女们叽叽喳喳地成群结队挑着菜,以及男人沉稳的吆喝声。

阿长背着个布袋迅速地走着,因为走得太急,她的脸上布满了汗水,但这并不能阻挡她。因为她要为她的“哥儿”买一本书,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见哥儿兴奋的笑容了!

“喂,老板,有一本叫什么《三哼经》的书卖吗?”安静的书店忽然闯进了一位格格不入的妇女——阿长:穿着一身破布装,身上有着一股臭汗味。店长嫌弃地看了看阿长,捂着鼻子说∶“第三个书架上的,要买快点儿,别给我磨叽!”

阿长尴尬地笑了笑,鞠了个躬,然后跑进书的海洋中。一进书架的中央,就仿佛身上的肮脏尽被书净化,整个人都想在这儿待个一天。可阿长却一心找着书,没闲时间享受。当她看见了《山海经》时,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笑容。但望了望价格,又看了看钱袋,只好把书放回去,灰溜溜地跑出书店。

已过三天,阿长依旧是一无所获。终于,她在一家旧书店中看到了《三哼经》,老板只要一个铜钱。太好了,哥儿看到了一定会高兴死的!阿长赶忙拿出攥了很久的铜钱递给老板,用蓝布将《三哼经》包了一层又一层。看着《三哼经》,想像着哥儿读着《三哼经》时的笑容,阿长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我要给哥儿一个惊喜!阿长一边在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意,一边也裁起了她的蓝布衫……



阿长买书记

初一年级 周沁怡

自从听了哥儿讲《山海经》时那眼睛里露出来的光以及满脸的渴望,尽管阿长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但也是看出来了他对这本书的念念不忘,于是阿长便下定决心给他买一本。只是,这本书叫啥来?好像是什么《山哼经》?对对对,好像就是它。

等到阿长告假回家时,换了一件新的蓝布衫,跑到乡下最大的书店,问老板:“有没有《三哼经》?”老板估计是看阿长的样子不咋地,疏懒地说:“什么‘三哼经’?没有没有!”阿长失落地问:“真的没有吗?就是有九头的……九头的兽,什么没有头的,什么乳?”

那老板烦躁地皱了皱眉,摆摆手说:“你说什么,没有没有,说了没有,赶快走!”阿长被赶出来,有些难过,阿长估计是买不到那本‘三哼经’了。可想到哥儿那期待的眼神,阿长又接连去找了好几家店,可是最后阿长都被打发出来了。

阿长走进最后一家书店,心里想:“如果这再没有,那我就不能帮哥儿了。”我走进去满怀期待地问:“这儿有《三哼经》吗?”这老板诧异地问:“《三哼经》?是我手上这本吗?”阿长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拿着一本书,拿过来看了一下,全是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,应该是了吧,阿长问老板:“多少钱?”

老板笑了笑,眼里闪着奸诈的光芒,连忙说:“不多不多,一百文而已。”阿长惊讶地问:“一百文?我只有八十文,这是我的全部家当了。”“八十文?那太少了。”那老板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。“我在这里帮你做事,补那二十文怎么样?”阿长紧张地问。那老板内心装作挣扎了一下,最后答应了。

阿长在这帮他干了四天杂活,于是便带着那本《三哼经》回去了。之后看到哥儿那开心的笑容,阿长真心笑了,笑得很灿烂。




只为获他一笑-—阿长买《山海经》

初一年级 万恒宇


阿长自从听了哥儿对《山海经》的渴望。内心不由得触动了,心想:哥儿这么喜欢,我一定得给他弄来,也算给小东家一个礼物。

于是,阿长趁着回老家的空闲,去了一趟集市,阿长对自己说:“赶这儿个间隙,《山海经》一定给他搞到手,不然以后就没时间了!”于是,她东逛西走,南瞅瞅,北看看,这不,在给自己换了件白衬衣之后,终于,看见了一排书店。

阿长兴冲冲地跑了过去,没想到,她那圆而胖的身体竟有几分轻盈,大概是意念的作用吧。她先进了一家“大兴书店”,书店虽然大,又气派,显示出一种富丽堂皇之感,可是书价也不容小觑,“一本七八块!”阿长心想:“不行,不行,这儿人虽多,却都是达官显贵之人,唉,还是换一家吧!”接着,她又去了“墨心书店”,这家店虽小,却满是油墨香,到这儿感觉自己都清新脱俗,仿佛自己变成了文人墨客,风雅之士,连老板“眼镜儿”也捧着一本书正仔细地看呢!书价也是便宜了一倍,“真不错!”阿长心想,可她又想:“俗话说得好,货比三家,我再走几家,看看还能否省几个钱,然后给小东家带点吃的回去。”

可左转右转之后,其他书店的价格依然十分贵,有些小店虽然价钱差不多,但是那纸的质量可不敢恭维。阿长这时候太累了,一双腿像灌了铅似的,汗也浸透了白衫,但一想到哥儿那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的情形,她就揪心。这时,她又想到了“墨心书店”,便像见了救命稻草一般,大步流星地走了回去。

可一到那儿,她却傻眼了,书架上的《山海经》不见了踪影,她又翻遍了另外几个书架,都没有,阿长急着一拍脑瓜子,心里嘀咕着:“都怪我,都怪我,都怪我啊,唉!”,这时,有人一拍她肩膀,她一转身,发现竟然是老板“眼镜儿”,“眼镜儿”一手伸出,问阿长:“你找的是这本书吗?我当时看你渴望的神情,我特地帮你留下了这本书。”阿长听完感动的说不出话来,眼眶不由自主地变得湿润起来她捧着《山海经》的手也激动地直颤。

买到了《三海经》的阿长仿佛如释重负一般,身上又来了劲儿,脚底似生了风,径直往哥儿家走去……

一到家,她激动地说:“哥儿,你的《山哼经》来了。”因为太激动,她把字都念错了!这时只见哥儿人像定住了一般,手拿着书,一动不动,口中喃喃着:“人面的兽,九头的蛇,三脚的鸟……”,眼中流露出欣喜的神情。此时,阿长觉得,此时为小东家做的一切值了!心中像吃了蜜一样甜。



梦里千寻,蓦然偶得

——长妈妈买《山海经》

初一年级 张可欣


也许是因为“我”太过念念不忘,长妈妈也来问《山海经》是什么。长妈妈听着“我”的介绍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眨了眨眼说:“我知道了,哥儿,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!”

随后,妈妈告假回家了。

长妈妈一回老家就迫不及待地踏上了为“我”寻找《三海经》的路途。

他先去了集市,热闹的集市方便打听《山海经》的消息,长妈妈想到了这一点也照做了。

这天,艳阳高照,阳光照射在地上,石头们亨受着“日光浴”,一个个开心得红了脸,长妈妈也兴致勃勃地出发了。

她先走进一家书店,小心翼翼地问老板:“请问这有买有画的三哼经吗”?老板上下打量着她,身蓝色粗布衣裳还打着补丁,布鞋也有些破破烂烂的,再听她的话,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一个读书人,心想:什么三哼经四哼经的有我也不卖!就不耐烦道:“去去去,没有没有,别在这儿误了我的生意!”就这样长妈妈被下了逐客令,不甘地离开了。

她只好四向村里的人四处打听“三哼经”这本书,很久也没个结果。

中午了太阳的光渐渐毒辣,咄咄逼人起来,长妈妈热得满头大汗,头上滑下来一滴汗也顾不得擦,她又累又饿,心想:要不我先歇歇,然后再找?她点了点头,似乎认可了这个想法,坐下用衣䄂轻轻擦了擦汗。休息好之后,她“重振旗鼓”,又穿梭在大街小巷间。

后来经人介绍,她找到了一位老人,这位老人年轻时候读过书,家中有些存货,应该能帮到长妈妈。

听完长妈妈的介绍后,他哈哈大笑,说到:“哪里是‘三哼经’啊,你这样找当然找不到啦!”然后到书房找了一会儿,拿着四本小小的书回来了。他告诉长妈妈,这就是你要的书,很高兴能帮到你。

长妈妈开心极了,给了老人相应的书费,兴高采烈地回到了“我”家。

就这样,长妈妈坚持不懈,成功地为“我”买来了《山海经》。


阿长买书的辛苦和遇到的困难,在民德初一年级学生的笔下跃然纸上,活灵活现。丰富的想像是思维火花点燃的烟杖,在想像基础下形成的情节是烟杖被点燃后奔空放射的万丈烟花。学会想像,善于想像是初一学生也是中学时代的学生必须学会的基本功,而阅读又是丰富想像力的重要途径,因此课后增加阅读量是中学生提高作文水平的必修课。爱上阅读,擅长想像,悦写作文!


文稿撰写:初一年级

图文编辑:刘 苹